地址:沈阳市沈北新区人和街阳光国际花园125-5号
电话:024-23692000
传真:024-23692000—8818
邮编:110000
 
 来源: 中国青年报
现在对新型城镇化的不同意见,有调查、研究不够的问题。我认为,在各方面意见都不统一的情况下,不妨摸着石头过河,进行局部试点。

一、给县城和小城镇30年培育期,补建国60多年来的历史欠账。建国以后的第一个30年搞了工业化,第二个30年搞了地级以上城市的粗放型扩张,今后的30年要给县城和小城镇培育期,实现大中小城市与小城镇的协调发展。因此,新型城镇化的“城”指的是县城(城关镇),“镇”指的是小城镇(建制乡镇)。这是“新型”两个字的真实含义,这一点弄不清楚,根本方向就错了。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,“当前城镇化的重点应放在使中小城市、小城镇得到良性的、健康的、较快的发展上”。

我专门研究过,江苏、浙江和广东等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,正是靠着县城和小城镇建设撑起了一片天。民营经济长成草根,小城镇建设长成树根,顺利解决了这些地区的农民就地就业难题。这实际上提供了一种观察问题的角度,县城和小城镇是国家政权的神经末梢,存在各种基层微观事件。就像人体一样,神经末梢一旦激活,就能给神经中枢提供准确的信号。因此,县城和小城镇具有托底作用,近期可以拉动经济增长,远期能够掌控经济社会转型的大方向。

从基本国情看,县城和小城镇所依托的县域,占全国总面积的94%以上,占全国总人口的75%以上。祖先早就说过“郡县治天下安”。建议按1/100的比例,从全国2850多个县(市)中选30个进行试点,把县城发展成为20万人左右的中小城市,再建3~5个10万人规模的生态美丽小镇。通过试点盘活三农全局、引领四化同步和统揽五位一体,从而实现产业、人口和就业结构的调整与变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