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址:沈阳市沈北新区人和街阳光国际花园125-5号
电话:024-23692000
传真:024-23692000—8818
邮编:110000
 

二、让287个地级以上城市喘口气,放缓脚步找回丢失的灵魂。二战以后,美、日以及欧洲一些主要国家和地区为了缓解城市的交通、环境和人口压力,都用政府引导的方式治理“城市病”,主动向小城镇有序转移产业、教育和医疗等资源。这一做法今天看来是行之有效的。相比之下,我国地级以上城市有200个严重缺水,其中180多个还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,表现出不切实际的浮躁。鉴于这种情况,我认为应当参考国际经验,哪怕经济发展速度慢一点,也要卸掉我国经济的沉重包袱,轻装上阵,稳步前进。

习近平同志在2010年曾指出,“中国的大城市规模都够大了,再‘摊大饼’也是难以为继”。“仅靠大城市的拉动不可能是全面的,科学发展就是要使一个区域的经济社会细胞都能丰满起来,而不能仅靠机体的某个部位强大,要在发展中体现均衡化”。根据我的了解,过去20多年的城镇化实际上是有缺陷的,地级以上城市一圈一圈地建设新城区、行政区和开发区,留下老城区、城中村和棚户区这些难啃的硬骨头。北京、上海和广州最为典型,但这样一条老路,注定是不可持续的。

这个后果现在就摆在人们面前,一边是高楼林立,一边是棚户连片,不但拉大了原有的城乡差距,而且在城市内部又造成了新的二元结构。建议按1/10的比例,从全国287个地级以上城市选30个进行试点,把城市增长水分拧干,把历史遗留问题处理利索。这些试点城市要先行一步,主动改造老城区、城中村和棚户区,从过去“三分管、七分建”扭转为“七分管、三分建”。如果在这个方向性问题上排除各种干扰,新型城镇化就实现了趋利避害,真正做到边破边立和先破后立。